专家 2岁以后就接受治疗

    名医

  2岁以后就可以接受手术治疗,也可以结合孩子的身体情况,由医生判断是否等到6岁再做手术

  广州日报讯 (记者冯冯)14岁的男孩小杰,今年上初二,学习成绩良好,可从小就有的漏斗胸,让他总是驼着背,直不起腰来,一挺胸抬头就觉胸闷,跑步也跑不快。下一年就要中考体育测试了,然而漏斗胸让他一跑步就气喘吁吁,长跑想都不敢想,可中考体育测试的60分是非常关键的,这让他和家长都十分苦恼。后来在亲戚的介绍下,小杰来到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胸外科,接受了微创漏斗胸矫治术,终于可以“挺胸”做人了。术后一年小杰体育考了满分,现在18岁的他,身高长到了1.85米,并于今年3月拆除了钢板,胸廓完全恢复正常。

    名院

    【档案】

    廖宁,教授、主任医师、乳腺肿瘤学医学博士、广东省医学科学院肿瘤中心乳腺科主任。

    卫生部医政司《乳腺癌治疗规范》编写组成员、卫生部《乳腺癌诊断指南》专家组成员、美国NCCN临床肿瘤指引乳腺癌(中文版)专家组成员、卫生部合理用药专家委员会《肿瘤药物组》专家组成员、中国抗癌协会《肿瘤相关呕吐防治指南》专家组成员、中国抗癌协会《晚期乳腺癌诊治共识》专家组成员。

    2011年荣获亚洲肿瘤大会金奖,2010年荣获亚洲肿瘤大会银奖与铜奖,以第一研究者承担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国家自然科学青年基金、广东省自然基金及广东省科技发展项目等多项重大研究课题。

    【擅长】

    一直从事乳腺肿瘤临床工作,擅长1毫米乳腺癌早期诊断,乳腺肿瘤微创手术,乳腺癌保乳手术,乳腺癌保乳整型手术,乳腺癌乳房切除后乳房整型重建手术,乳腺癌术中放疗。擅长乳腺癌的综合治疗、晚期乳腺癌的化学治疗、分子靶向治疗及内分泌治疗。在临床工作中善于针对临床疑难问题进行科学探索,并擅长运用最新研究成果指导临床工作,实施最佳个体化治疗方案,取得显著疗效。

    四年多年前,广东省人民医院乳腺科来了一位大腹便便的孕妇,怀中揣着乳腺检查报告一脸焦急:40岁的她好容易成功怀孕,却意外查出乳腺癌,从得知患癌的怀孕1个多月起,跑了七八家医院,得到的结论均是“把孩子打掉,赶紧治疗”,没有了孩子,治疗有何意义?难道人生就此被判“死刑”?无奈之下来找廖宁教授求助。

    在来省人民医院之前,这位女患者已怀孕5个月,怕影响腹中胎儿,治疗一拖再拖。同是为人母,廖宁感同身受,希望利用自己所长帮助她在确保治疗的同时留住孩子。经过仔细检查和了解,廖宁认为肿瘤尚未转移,符合手术指征,在医学技术支持下,保住孩子的可能性很大。最后,这位女患者怀孕8个月左右时,剖宫产手术和乳腺癌手术同时进行,孩子呱呱坠地,母子平安。

    凭借过硬的医术及对患者的人文关怀,廖宁在实践着自己对好医生的定义。凶险的癌症面前,与患者同在。

    谈医路:医学世家 良师相伴

    廖宁成长于一个医学世家,她的外公、父亲与叔叔都是优秀的医生,自小耳濡目染,“记得6岁那一年,在手术室里,无影灯下,父亲抢救患者的高大身影,在我小小的心中种下了立志从医的种子。”

    三人行,必有我师焉。廖宁谈到,她的从医成长之路离不开这三位亦父亦师的帮助。第一位是启迪了她走向医学之路的父亲;第二位是她的导师——中国抗癌协会肺癌专业会主任委员吴一龙教授,著名的肿瘤学专家,他教会了廖宁持续学习和实事求是的重要性,正是在吴一龙教授的影响下,她不断鞭策着自己前行;第三位是欧洲肿瘤研究所的Umberto Veronesi教授,乳腺癌保乳手术的发明者,乳腺癌领域的教父,Umberto Veronesi教授不仅注重专业知识的教导,还十分注重人文关怀的教育,这让廖宁受益匪浅。

    在这条医学之路上,良师伴着廖宁的成长,站在这些巨人的肩膀上,廖宁珍惜着每一个来之不易的机会,孜孜不倦地持续学习,始终保持严谨求实的科学态度,致力于更好地为患者健康服务。

    谈患者:乳腺癌患者受到更大心理冲击

    由于乳腺癌的特殊性,患者不仅要承受来自癌症本身的打击,同时还将面对乳房缺失所致躯体形象受损带来的巨大心理冲击。资料显示,乳腺癌患者的心理障碍发生率远高于其他很多恶性肿瘤患者,所以有时候精神抚慰甚至比治疗更重要。

    “在我工作的乳腺癌领域里,经常会遇到各种人间悲喜剧的上演,或有乳腺癌患者在接受乳房切除术后失去了婚姻与家庭,被丈夫遗弃;或有患者在家人扶持下战胜病魔;或有的自己意志坚强,顽强与疾病抗争;或有人尚未开始治疗已被吓倒。”廖宁强调说,作为一名合格的、好的医生,不仅应给患者提供科学有效的治疗方案,还应从精神上给予她们关怀,尤其面对乳腺癌,它夺去的是作为女性的性特征,一旦因此切除乳房,失去的不仅是身体的一部分,或许还有婚姻、伴侣的关爱等等。

    谈治疗:术中放疗为保乳提供新出路

    作为省人民医院400多外科医生中唯一的女性,而且还是外科主任,廖宁有个“女铁人”称号。其中一个原因就是她始终保持旺盛的学习状态,不断拉近与国际水平的距离,得以令医院乳腺科在业界始终处于领先地位。

    谈到目前国际上比较新的乳腺癌治疗技术,廖宁指出术中放疗值得关注。许多早期的乳腺癌患者适合进行保乳手术,但手术完之后,患者需要在六个月内进行持续六周的每天一次的全乳外放射治疗,以降低复发率和死亡率,这是国际保乳治疗的标准。如此长时间的放疗让很多人无法接受,而且每次放射的剂量大(45Gy到50Gy),长期引起的毒副作用大,可能导致皮肤红肿溃烂,甚至患上放射性肺炎,种种弊端让许多乳腺癌患者望而生畏,宁愿选择做切乳手术。

    医学界最近发现,术中放疗可解决这些难题。廖宁介绍,手术中应用单剂量术中定向放疗(IORT),可根据肿瘤大小确定照射直径,在距瘤床1厘米高度处对准照射,相比全乳外放射能更精确地定位,更有针对性。还有放疗后伤口也能很好地愈合,术中放疗后一般也不需再进行额外的术后放疗,只有存在肿瘤恶性程度高等高危因素的才考虑术后进行剂量补照。

    “不仅是费用和简便的优势,重要的是其治疗效果的优势!”廖宁表示,今年2月,著名医学杂志《柳叶刀》曾发表一篇有关乳腺癌术中放疗的文章,研究涉及3400余名乳腺癌患者,一组接受传统的术后全乳放射治疗,一组进行适形性术中定向放疗,研究发现,五年期间,两组间的局部复发率相差不大,但术中定向放疗一组相比术后全乳放疗的死亡率更低(前者为3.9%,后者为5.3%),且由于术中放疗所需剂量更低(约20Gy),其所导致放射性肺炎、心梗等可致死的疾病的风险更低,因此术后5年因非乳腺癌导致的死亡率明显更低。研究的结果显示,适形性术中定向放疗可作为全乳放疗的替代方案,成为保乳治疗的一项新选择。

    【求医指南】

    廖宁主任出诊时间:广州市越秀区中山二路106号广东省人民医院乳腺专科门诊:周一全天门诊,周二上午门诊。

    南方日报记者 李R?/p>

  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胸外科主任王继勇教授介绍说,漏斗胸是一种先天性、家族性、伴性显性遗传的疾病,发病率为0.1%~0.3%,男女比例为4:1,2~6岁高发。轻微的漏斗胸可以没有症状,畸形较重的压迫心脏和肺,影响呼吸和循环功能,肺活量减少,功能残气量增多,活动耐量降低。幼儿常出现反复呼吸道感染,表现为咳嗽、发热,常被诊断为支气管炎或支气管喘息。年龄较大的可以出现活动后呼吸困难、脉率快、心悸,甚至心前区疼痛,主要是因为心脏受压、心排血量在运动时不能满足机体需要,心肌缺氧,因而引起疼痛。有些患者还可以出现心律失常,以及收缩期杂音。

  更为严重的是,由于胸部畸形,患者不能抬头挺胸,炎热的夏天男孩不敢脱下上衣玩耍,女孩也不敢穿漂亮的泳衣游泳,很多孩子产生了心理障碍,导致自卑自闭,甚至对生活失去信心,产生厌世心理。

  据介绍,传统的漏斗胸的治疗方法需将胸骨及大多数肋骨切断,伤口长达20~30厘米,手术时间需4~5小时,出血500ml以上,而且术后半年容易复发,这样的手术使大多数病人望而生畏,医生也不敢轻易建议病人手术。

    实习生 韩泳诗 通讯员 张丹娜

  幸运的是,2005年美国的Nuss教授发明了微创漏斗胸矫治术,只需两个2厘米切口,手术时间30分钟,基本不出血就可以解决患者的困扰。

  王继勇介绍,由于微创手术的出现,使原来很多一直要拖到很严重才敢手术的患者得到早期治愈,大大改善了他们的生活质量。一般漏斗胸患者2岁以后就可以进行手术治疗,也可以结合孩子的身体情况,由医生判断是否等到6岁再做手术。“目前已有年龄最大为40多岁的病人接受了微创漏斗胸矫治术,但相对来说,年龄越大恢复越慢,故手术宜早不宜迟。”王继勇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