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公安边防集中为基层配发防暴处突车辆

图为海南边防总队通讯人员在对车载设备进行集中培训。 朱晨鹏 摄

  刘娘府村北河沿部分居民生活用电问题得到解决。

图为海南边防总队为基层集中采购防暴处突车辆。 朱晨鹏 摄

图为海南边防总队在机关大院举行了简短的防暴处突车辆发放仪式。 朱晨鹏 摄

图为海南边防总队在机关大院举行了简短的防暴处突车辆发放仪式。 朱晨鹏 摄

  海口10月22日电(朱晨鹏)海南公安边防总队日前将7辆价值280余万元的防暴运兵车统一配发基层一线单位,提升部队应急处突能力。

  10月21日下午,海南公安边防总队在机关大院举行了简短的防暴处突车辆发放仪式,在对车载设备进行集中培训后,将防暴运兵车统一配发基层一线单位。

  送特困聋哑夫妇进养老院

  昨天下午,石景山区杨庄养老院,一个标准间样式的房间内,镡兰子和李淑兰这对年过七旬的聋哑夫妇,紧紧握住了信访代理人的手,不住点头致谢。

  这位代理人就是石景山重聚园社区居委会书记毛颖芳,是她主动代理老人的信访,与民政、街道等相关部门不断沟通,让两位特困老人免费住进了养老院。

  镡兰子一家都是农民,石景山区农转非时期,他们的身份由农民变成了居民,但却没有抓住再就业的机会。1986年,石景山民政局鉴于其一家生活困难,将夫妻二人临时分配至杨庄养老院工作。但因为没有档案、履历等材料,两人均没能办理正常的入职手续,也没有规范的缴纳保险。所以,1998年和2002年,两人陆续到了退休年龄,却不能办理退休手续,无养老金和任何医疗保险。

  镡运福是镡兰子的弟弟,提起兄嫂的事情,他的眼圈一下子变红了。镡兰子夫妇膝下无儿无女,一直由镡运福赡养。可随着年龄越来越大,镡运福和爱人也过了花甲之年。一对老人要照顾另外一对更老的老人,镡运福感到力不从心了。于是,他到石景山区民政局反映了情况。“我是两眼一抹黑,当时就想着有困难找政府,究竟该进哪个门,根本就不知道。”

  重聚园居委会书记毛颖芳在社区调查中了解到镡运福家的困难,恰逢石景山区推行信访代理制,于是便主动承担责任,担任了镡家的信访代理人。

  “感谢他们,帮了我们家大忙。”镡运福向北京晨报记者表示,如果不是毛颖芳书记等人的帮忙,跑前跑后联络,让兄嫂免费住进养老院,以后的日子怎么过可真是发愁了。

  帮助50户居民恢复供电

  现代社会,如果一个多月不能正常用电,那日子该怎么过?一年前,石景山区苹果园街道刘娘府村北河沿的部分居民就遭遇了这样的事情。

  居民王汉伟向北京晨报记者讲述了那段不堪回首的经历。他住在城建四公司职工宿舍1号院。开始有一家公司租赁城建四公司的厂房并向50户居民供电。2014年4月,租赁厂房的公司因拆迁撤离,随即停止向居民供电。“连着几天没有电,冰箱里的肉都臭了。”

  苹果园街道边府社区相关负责人表示,居民被断电后,立即与居委会取得联系,居委会随即将情况上报街道和相关单位。而城建四公司却不予交接。由于没有电,50户居民的正常生活受到严重影响。

  王汉伟说,孩子们每天只能在外面做作业,天黑了就回屋点起蜡烛。有些使用电磁炉的住户,连做饭都成问题了。有人甚至到附近捡柴烧火做饭。

  看到用不上电却无计可施的居民,苹果园街道信访办主任姜红心急如焚,主动代理住户诉求,替他们到区发改委、供电局跑腿反映情况。居民虽然还没用上电,但有了主心骨。

  辛苦跑了两个月,但因为产权单位和承租方互相扯皮,使居民的通电问题陷入僵局。最终,为解决居民用电困难,区发改委将此事专题报请区政府,请求划拨专项资金。

  在石景山供电公司帮助下,供电终于恢复。灯亮的一瞬间,住户们不约而同地鼓掌欢呼。

  为60户业主补办房产证

  入住新房五年没有房产证,石景山西山枫林小区四区的部分居民开始集体上访。居民袁慧民告诉北京晨报记者,他家2009年入住,由于办不下来房产证,办理户籍登记、孩子上学等问题都受到了影响。

  经与石景山区信访办沟通,本着“谁主管谁负责”的原则,石景山房屋登记事务中心作为点“将”约访试点单位,由主任王云松开始全程专项代理居民反映的问题,替60户业主跑腿。

  “老百姓到政府办事不知道找哪个门,而我们可以帮他们梳理症结在哪儿。”王云松说,业主拿不到房产证的主要原因是小区配套设施达不到验收标准,房屋建成五年多未验收,开发商无法申请产权登记。

  由于其中涉及历史遗留问题,原因复杂,靠某一部门难以解决,王云松多次主动接访群众,又牵头规划等部门寻求解决之策。同时,石景山住建委也向业主公开化解进程和进度,及时通报处理过程和时间节点,让业主认识问题的复杂性,变群众上门要结果为在家等结果。经过多方的努力,目前60户业主的房产证已全部办齐。

  变群众着急为干部着急

  北京晨报:信访代理究竟是怎样一种机制?

  石景山区副区长富大鹏:信访代理就是党政干部作为责任主体,从受理登记、调查了解、提出措施,到组织协调、解决问题、反馈结果,全程代表人民群众利益,正确解决诉求,维护公平正义的制度;变群众诉求为党政干部责任,变群众着急为党政干部着急,变群众跑腿为党政干部跑腿,变被动为主动,变后期化解为初期预防,变裁判官为办理人的制度。

  北京晨报:为什么要开展信访代理?

  石景山区副区长富大鹏:总的来说,有三个方面的原因:第一,从法理上讲,党委、政府的本质是人民政权的代理人、人民利益的代理人、人民建议的代理人,是人民群众合理诉求的代理机构。第二,信访代理是传承党的红色基因的应有之义。早在革命战争年代,老一辈革命家就有过信访代理的做法。第三,信访代理制是做好新形势下群众工作的有效形式。群众通过信访渠道反映问题,是送上门的群众工作。通过信访代理解决好了人民群众的民生问题,就会赢得群众的支持和拥护。

  北京晨报:区领导也做代理人吗?

  石景山区副区长富大鹏:主要领导挂帅,形成社区代理解决小事身边事,街道、委办局代理解决专事突出事,区领导代理解决特殊疑难矛盾纠纷的三级代理工作格局。而且包括区领导在内,代理人会主动约见信访人。

  北京晨报:实行一年以来的效果怎么样?

  石景山区副区长富大鹏:通过一年的实践,区信访办信访总量实现双降,2014年全年共受理群众信访2707件,同比下降35%;集体访443件,同比下降34%。越级访、讨薪、滞留信访办、围堵区政府大门的现象也少了很多。2015年一季度,信访办来访量批次、人次同比分别下降50%、55%。

  北京晨报记者 王歧丰/文

  据了解,海南省正致力于打造国际旅游岛建设“升级版”,由此引发的矛盾纠纷、群体性事件增多,海南公安边防总队的执法执勤任务更加繁重,但当前基层单位普遍存在防暴处突车辆数量不足、型号杂乱、功能不全等实际情况,这个总队本着整齐划一、贴近实战的原则,在已为基层采购7辆防暴处突车辆的基础上,再次集中采购7辆防暴处突车辆,并全部配发给基层执法执勤任务较重的单位,为满足执法执勤的实战需求,总队特意为车辆加装了防护网、高清摄像设备、3G图传设备、无线车载终端和专网通信车载台等防护和通讯设备,这将有效改善基层车辆装备保障效能,有力提升部队快速反应和协同作战能力,极大满足基层执法执勤需要。(完)

  王巍/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