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省千佛山医院曲素慧正在为一名孕妇做B超检查。 齐鲁壹点记者 王小蒙 摄

  山东省千佛山医院曲素慧正在为一名孕妇做B超检查。 齐鲁壹点记者 王小蒙 摄

广东湛江市长与网民交流倡导建设“脚印城市”

交流现场 周益臻 摄

  “全面二孩”放开以来,济南市今年头四月生了两万多,二孩比一孩多生了四千,从全省来看,二孩出生人数也超过一孩,山东省被称为全国“最敢生”的省份。不少三甲医院本已紧张的产科床位再次受到挑战,不少孕妇宁愿自己租床自带被褥,也要住在大医院的走廊。

  预计今年比去年

  济南多生5万人

  “躺到里面的床上去,先听一下胎心。”“孕妇不能吃得太咸。”24日上午,在齐鲁医院产科副主任医师刘媛的诊室,从早上七点半接诊,一直到十一点半,被孕妇们围着的她,没顾得上喝一口水。“把你老公叫进来吧,我给你们解释一下,孕妇糖尿病,孩子可能会有风险。”

  同样忙碌着的,还有济南市妇幼保健院二胎门诊产科主任医师曹宇梅。她一边让一名孕妇躺下等待检查,一边接过另一名孕妇的检查单子,“血红蛋白才94,红细胞指标也比较低,有些贫血,得补充点铁元素,回去多吃点瘦肉。”一上午曹宇梅要看60余个号。

  “明显感觉今年孕妇多了,尤其是高龄孕妇。”齐鲁医院超声科刘毅在导医台要随时解答各种问题。忙碌中,她瞥见超声科主任医师陶国伟匆忙奔向厕所的身影。他们都在为济南市今年即将到来的12万新生儿忙碌着。

  “全面二孩放开以来,今年头四月济南市分娩产妇数为3.3万(济南市户籍2.2万左右),接近去年全年分娩量的一半。”济南市卫计委妇幼健康服务处处长马素祥预计,今年济南户籍出生人口将超过10万,全市(包括流动人口)总出生人口达12万。而去年,济南市实际出生人口数仅为7万。(济南户籍出生人口数为5.6万)

  扎堆生二孩,也使得二孩出生人数超过一孩。济南市计划生育基层指导处统计发现,在济南市户籍2.2万新生儿中,二孩的出生人数为1.3万,比一孩多了四千人。

  据山东省卫计委计划生育基层指导处副处长范其鹏介绍,从去年上半年开始,山东省二孩出生人数就已超过一孩,其中二孩占出生总人数的比例超过百分之五十,这一现象延续至今。

  多因素叠加

  推高二孩超一孩

  其实从放开单独两孩开始,山东省强烈的生育意愿就让其他省份刮目相看,一向被称为全国“最敢生”的省份。据山东省卫计委统计,自2014年5月30日实施单独两孩政策以来,截至当年10月底,山东省就已受理单独两孩再生育申请22.3万份,占到全国的四分之一。

  而到了2015年,国家卫计委的统计数据也显示,山东省月均两万多的单独两孩申请量,遥遥领先其他省份。

  山东省社科院人口研究所助理研究员刘娜分析,这与二孩政策的实施、山东省长期累积的生育意愿集中释放有关,但这一状况不会持续太长时间。

  同时,一些高龄孕妇会受限于生育极限,不得不“抢生”。“生二孩就像赶大集,从二十多岁到四十多岁都挤在一起了。”济南市卫计委计划生育基层指导处相关负责人如此形容。

  而受羊年属相的影响,济南市2015年的新生儿出生量,较往年下降20%。“不过,生肖选择对一孩的影响大,对二孩的影响相对较小。”范其鹏说,另外取消二孩生育间隔,也直接推高了二孩的出生数。

  “另外还有跟风的心理影响。”刘娜说。

  大医院一天接生几十

  小医院一天不到一个

  随着大量猴宝宝的降生,不少三甲医院直喊“吃不消”。  济南市民李丽(化名)怀孕38周时,医生让其住院,但病房实在没床位,连走廊加床也住满了。“自己从外面租来了一张折叠床,被褥枕头啥的都得自己带,在走廊找个地方随便凑合两天。”今年32岁的李丽,孩子已经5岁,为让孩子有个伴,家人一致决定再生一个。

  山东省千佛山医院产科病房护士长王君芝和同事们,见证了每月500多个新生儿的降生,比去年增长五成。这使得产科总共100余张病床已经满负荷运转,走廊也不得不加床。而占据济南市新生儿分娩量主导地位的济南市妇幼保健院,仅今年1-4月,新生儿分娩量就已达5868人,占全市新生儿分娩量的六分之一。

  而济南市某二级甲等医院,一天却接生不了一个孩子。据济南市卫计委统计,该院去年接生量为200人左右,与其配备齐全的接生条件完全不相称。而从济南市前四月50多万人次的产科门诊量来看,三级助产机构占到62.2%,而一级助产机构只有2.3%。

  全挤大医院

  其实没必要

  “你这种情况不建议自然分娩,还是做好准备剖宫产吧。”26日上午,在济南市妇幼保健院门诊,一位怀着二孩的孕妇来做产检,表示特别想顺产,产科主任医师曹宇梅道,“你上次是剖宫产,子宫上有了疤痕,这次胚胎又正好在这个疤痕上,自然分娩时子宫收缩容易把疤痕撑破,风险很高。”

  山东省千佛山医院产科病房护士长王君芝介绍,目前产科就诊人群中有50%左右是生育二孩,其中35岁以上孕妇较多,再加上头胎剖宫产的影响,导致现在高危产妇比往年增加了三成左右,包括各种妊娠并发症例,如妊娠期高血压、妊娠期糖尿病、甲状腺功能不足等,凶险性胎盘前置,疤痕妊娠,胎盘植入等,这也进一步提高了剖宫产率,使得手术室排期非常紧凑。

  据济南市卫计委统计,今年1-4月全市建册孕妇累计达43100人,其中纳入高危妊娠管理的孕妇8353人,占到孕妇总数的五分之一。

  为应对高龄产妇发生孕期合并症、并发症等风险因素增加的现状,济南市还专门出台了《济南市高危孕产妇分级管理实施方案》,将危急重症孕产妇抢救划片,省立医院、省立医院东院、齐鲁医院、山大二院、省千佛山医院等5家省级助产机构,都是高危孕妇定点救治医疗机构,转诊急救网络也进一步完善。

  “只要产检时没有发现异常,无论是自然分娩还是剖腹产,小一些的医院一般也能满足当地孕产妇的需求。”一般的意外情况都能处理,扎堆大医院其实没必要,济南也将出台更多的措施,引导孕妇合理生产。

  青岛一孩二孩 出生各占一半

  从青岛市卫计委统计户籍人口出生数据看,今年1-4月份,青岛共出生27448人,较去年同期增加6407人,增幅为30.45%。其中男孩14184人、女孩13264人。今年1-4月份,共出生两孩及以上13697人,其中两孩及以上同比增加7523人,增幅121.65%。

  从对育龄妇女孕情监测摸底数据看,一季度青岛市已纳入监测范围符合生育政策已怀孕(将在今年12月底前生育)的育龄妇女共有57001人,较去年同比增长12950人,增幅为33.33%。从怀孕育龄妇女年龄看,35岁以下怀孕育龄妇女44137名,35岁及以上12864名。全市孕妇早孕(孕12周之前)建册人数为22683人,比2015年同期多6427人,同比增幅为39.54%。记者从青岛市卫计委了解到,今年出生人口增长明显,而年底“全面二孩”政策带来的效应将更加凸显。从已出生人数和孕情监测数据分析,2016年全市出生人数将较去年同期明显增加。据分析,出生人数是受到“全面二孩”政策、生育旺盛期育龄妇女数量较大、属相偏好推迟生育等因素叠加在一起造成的。综合考虑近几年青岛出生人口数据情况,预计青岛市今年户籍人口出生有可能达到10万-12万,较去年增加50%以上。

  湛江1月30日电 (梁盛 周益臻)30日上午,广东湛江市市长王中丙与网民面对面交流,倡导绿色出行,建设“脚印城市”。

  王中丙说,现在的城市发展越来越大,人口越来越多,城市病也越来越明显,主要的问题就是交通堵塞,共同的原因就是车比较多,好像是没有车就没有脚,就无法走,这个问题一些大城市早已遇到了,湛江正在遇到,这涉及到一个城市的发展方向问题,城市转型的问题。湛江之所以提出建设“脚印城市”,推行“行人优先、公交优先”原则,就是基于这个理由。其任务和思路首先是建设一个生活化的街道,其次是建设小尺寸的街区,第三是建设绿道,那种解决交通功能的慢通道,第四是退缩空间,腾出空间给生活化利用。

  网民代表揭新明建议规范湛江城市道路公共服务设施。揭新明说,近几年,湛江市区三大主干道先后增设了一系列的公共服务设施,深受市民好评。但是,市区道路公共服务设施仍有薄弱环节,比如缺乏统一规范等,因此,建议规范市区道路公共服务设施,一是出台规范,二是突出特色,三是增添设施,四是强化监管。

  对网民代表提出的建议,王中丙以及参加当天交流活动的职能部门,都一一予以回答。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 记者 王小蒙 陈晓丽 刘腾腾)

  王中丙表示,城市的规划是以TOD为导向的,以TOD为交通导向的发展模式,每个站都有交通,接驳非常顺畅,愿意走路的就走路,有绿道,愿意骑单车的可以骑单车,可以选择自己愿意的出行方式,而不是唯一选择汽车。要实现这个目标和任务,我们希望选择汽车出行的比例越来越少,选择步行或者是低碳出行方式的人越来越多,希望逐步达到5%、10%,甚至20%以上。一个城市选择自行车,选择公交可以达到30%以上的话,这个城市才能真正叫做“脚印城市”。

  据了解,这次面对面交流,网民反映非常积极,自1月23日发出预告至今,已收到237条问题和建议,仅直播期间通过网络参与本次活动的最高同时在线人数达3760人,访问人数达42万人。(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