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块+棉被:“土法冷链”败在最后一公里

  新京报记者在北京、上海两地调查生鲜电商配送,冰块保鲜食品更易坏,难满足保鲜需求;国内缺乏系统化生鲜标准

  2015年5月30日深夜,王仕玮仍然精力充沛地在和一旁的人谈着公司的未来发展。王仕玮是留英博士,32岁就获“泰山学者海外特聘专家”称号,紧接着又入围国家“千人计划”人选。2014年6月份,他一手创办的威海远航科技发展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威海远航”)在新三板挂牌。 对于王仕玮来说,当时的新三板或许仅仅是一个“板”而已,至少没有想到会像现在这么火。

  王仕玮笑言,“在挂牌最初的三四个月,我们公司在市场上根本没有交易可言,也没有融到资。”

创意摄影/新京报记者 王远征

  7月3日,上海杨浦区的微特派配送站点,冷鲜配送的包裹在高温下随意堆放,现场没冷柜等保鲜设备。

  7月2日,北京知春里站的快递配送中心,5个箱子暴晒,白色泡沫箱里的蔬菜没有任何冷藏措施。

  7月3日,上海杨浦区的微特派配送站点,“冷链设备回收区”被大量普通快递包裹堆满。

  7月2日,知春里站的快递配送中心,打开标有“冷藏”的白色泡沫箱,里面未见干冰。

  兴致勃勃从网上订购蔬果、海鲜等生鲜食品,收到后却发现冰袋已化,水果、海鲜坏了一大半。类似的情景很多消费者都遭遇过。

  生鲜食品电商眼下是资本追逐的重点行业,以本来生活、天天果园、中粮我买网为代表的生鲜电商平台正逐步加大扩张步伐。然而网购生鲜逐渐成为一种消费趋势后,背后的冷链配送却成为最大的掣肘因素。

  在网上想买到新鲜的蔬果,到底有多难?新京报记者近日在北京、上海两地走访调查发现,目前主流生鲜电商平台分为自建冷链配送队伍和外包第三方物流两种模式,但一些平台的专业度和配送质量良莠不齐。尤其是在从仓库——配送站点——消费者的配送环节中,存在着“断链”、超出保鲜温度等问题。

  各大生鲜电商喊出的“全程冷链”,到最后的配送环节却成为了“冰块冷链”。出于成本考虑,部分配送站点甚至舍弃了加冰块保温的环节,直接使用泡沫箱在高温下配送冷鲜食品。

  2014年7月3日,全国中小企业股转系统发布了《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股票转让方式确定及变更指引(试行)》的公告,决定在8月份引入做市商制度,逐步改变目前新三板市场的交易方式。

  现在回过头看,王仕玮认为自己的选择是对的。2014年6月威海远航刚挂牌的时候,新三板只能进行协议交易(即只能通过向市场报价看有无买家),两个月后,新三板开放做市交易(一家企业同时要有两家以上的做市商对市场连续双向报价,实现了连续化交易),激发了投资者参与的积极性,也刺激了新三板的流动性。

  2015年3月24日,威海远航成为当天新三板做市交易中为数不多涨幅超过5%的企业。

  “没想到,根本没想到。”王仕玮坦言,威海远航当初在新三板挂牌前,曾一度想冲进A股,但苦于当时达不到上市主板的要求,后来也曾想到去境外上市,正好在公司需要融资的时候,新三板的机会来了。

  引入做市商股价涨9倍

  在做市交易下,威海远航的股价一路走高,今年以来股价累计涨幅959%,股票成交额高达2141.05万元。在鼎尖投资创始人杨峰看来,这样的融资效果是“做市商制度”的好处。但很多人对此不太了解,误以为做市商就是做庄。

  “庄与做市商有什么不同?” 杨峰解释,所谓的庄就是低价位,拿一大堆的筹码建仓,以后拉高出货。譬如,30块钱建仓,50块钱出货,赚20块钱的价差。但做市商是透明的,是为了活跃市场交易而产生的,是西方早已成熟的一种交易制度。做市商的规则是,在任何一个价位上,都要双向报价,而且,报价价差不能超过5%。

  如果他在30块钱低价位拿筹码时,必须在最多不超过31.5块卖掉。30块钱买,是想低位买,但问题是你还得在31.5块卖。反之亦然。你说你拉高到50元想出货,但同时必须在48块多买入。结果,高价位能不能出不知道,但是,你8块多钱,买了一大堆,市场无人接盘,你就不得不捂在手里。这就是做市商跟做庄的区别。

  “不想转板了”

  在王仕玮眼中,做市之后才找到了“上市企业”的感觉。截至目前,王仕玮已经通过定增募集到企业发展所需的资金。

  数据统计显示,完成定增的企业数量呈现稳步上升态势,3月完成企业数量97家,环比增长86%,定向募集金额49.42亿元,环比增长257.6%;4月完成企业数量115家,环比增长18.56%,定向募集金额54.34亿元,环比增长9.96%。

  “定增就意味着企业可以融到资金。”杨峰坦言,新三板定增相比主板存在不少优势,整体融资效率高于主板。一是定增小额融资可以豁免核准,二是一次核准、多次发行的再融资制度可减少审批次数。企业股东人数低于200人挂牌企业定增申报反馈周期不超过两周,同时股东人数超200人企业审核周期也较短,基本不到一个月就会得到批复。

  “冰块和棉被构成的土法冷鲜,还是中国生鲜配送最后一公里的主题。”中国物流协会特约研究员杨达卿表示,各大食品电商平台目前所依赖的冷链配送,本身就是技术密集型、资金密集型产业,“但中国冷链市场成熟度远远未达到。”这背后不仅是成本的考量,还有缺乏冷链配送资源、系统化标准的多重问题。

  更多人希望新三板能够引入更多利好方案,比如实施新的转板机制。王仕玮期待,新的转板机制并不是鼓励新三板企业转到其他板,而是有着更深层的考虑,即把北京、上海、深圳三个交易所打通,不仅新三板企业可以去上交所,上交所企业也可以到新三板来,不管在哪个板上市,好企业就是好估值、差企业就是差估值。至于转不转,各个企业自己考虑。

  不过王仕玮坦言,“现在已经不再想转板的事儿了,企业上市的主要目的就是融资,新三板现在的融资渠道已经打开,干吗还要转板?”王仕玮直言,看看现在新三板的定增市场,可以预见企业对于转板的热情必然会减弱。(记者 刘永刚)

内容搜集整理于六合彩资料大全http://www.hzdoing.com,不代表本站同意文章中的说法或者描述。